茶铺新闻网>军事 >越南战争第一战:北越五倍兵力为何吃不掉美军?

越南战争第一战:北越五倍兵力为何吃不掉美军?
发布时间:2019-11-03 12:30:12   作者:匿名

作者:小雨

1965年秋天大朗河谷的战斗是越南战争的真正开始,其血腥残酷令双方难忘。北越当局一再声称他们是胜利者。然而,从我们局外人的角度来看,一场五倍以上兵力集中包围敌人、不能以1000多人伤亡为代价消灭敌人的战斗,看起来根本不是一场胜利。

我们不妨做一个假设——如果北越军队抓住了战士,有可能打一场完美的歼灭战,从而改变历史进程吗?

旧策略遇到新问题。

约翰逊不想给人以软弱和温和的印象来对待共产主义。他批准美国在南越的军事力量稳步增加。与此同时,北越高层的一群年轻土耳其人强烈主张将战争升级,将训练有素、斗志昂扬的正规军渗透到南越,以便在美军全面介入之前解放17纬线以南的土地。

北越人民军

在胡志明的支持下,北越人民军司令部为1965年的旱季战役制定了一个大胆的计划。这场运动将在10月雨季结束后开始。首先,它将包围位于博莱梅的美国特种部队营地,以吸引南越军队前来救援。然后,它将在必要的道路上设立一个伏击圈,一举消灭南越救援部队。然后,它将摧毁美国特种部队营地,给刚刚踏上越南战场的美军一个逃跑的机会。

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弟子,北越军队也精通“围剿”的战术。问题是,由于美国军方正在试验高科技武器和革命性的空中机动直升机战术,北越军队的指挥官们担心他们10多年前击败法国的那套作战经验是否已经过时。

可以说,“天堂满足了人类的愿望”。越南军队确实预料到了战争形势的发展。美国军方截获了一条用汉语方言加密的消息。解码后,确定在大朗山谷发现了北越军队的踪迹。因此,1965年11月14日,16架美国陆军uh-1d休伊直升机悄悄地飞越崎岖的大朗山谷。直升机上的哈尔莫尔中校将领导第一空中骑兵师第七团进行史上最大规模的攻击。

美国uh-1直升机

多年来,美国军队一直致力于将步兵从地形限制中解放出来。直升机是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在装备了一架耐用的uh-1d直升机后,第一空中骑兵师从佐治亚州的本宁堡来到前线,准备带来越南人三维战斗的噩梦。

10点48分,经过30分钟的炮兵和航空火力准备,穆尔中校给了“加里·欧文”!第一营395人分4批降落在大朗山谷。军事参谋狄龙上尉选择了北约通用语言系统字母来编码该地区。那天他选择了“X”。

美国陆军在大朗谷登陆

巧合的是,埋伏在附近的越南军队第66团的字母代码也是“x”。战争的舞台就这样设定好了。

战斗机就这样丢失了

出发前,美国军事指挥部的军官告诉士兵们,任务是在阳光下漫步穿过树林,然后返回基地享受热餐和冷水浴。摩尔对首席执行官的乐观表示怀疑。

梅尔·吉布森在电影《我们是士兵》中扮演的摩尔中校

43岁的摩尔以他在军队中的大胆和勇气而闻名。这位高大的肯塔基男子于1945年毕业于西点军校,在朝鲜战场上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他派出了四个侦察队,30分钟后抓获了一名囚犯。他的声明让美国士兵倒吸一口凉气:“山上有三个北越正规军营。他们非常想杀死美国人。”

海涅任连长的第二连开始搜寻。1点30分,他们遭到近300名身穿卡其布军服的越南士兵的袭击,这些士兵手持AK-47步枪,口袋里还有手榴弹。第二排在追击越南军队时遭到伏击。纳西尔的第一连在增援时遇到了越南军队。23岁的塔夫特中尉颈部中弹,不久后死亡。他也成为了第一个在大朗山谷被美军杀死的中尉。

可悲的现实是,不幸的美国军方选择了第66越南团的3个营之间的一个着陆点。该团总兵力约为2000人。陷入被五倍兵力包围的陷阱中的美国军队现在不得不战斗来拯救他们的生命。

没有预兆和测试,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变得白热化。北越军队向美军发起了一个营连规模的集体冲锋,至少有五个方向。第66团第9营从美军裸露的左翼穿入极为犀利,表现出卓越的战斗品质。美国第四连的机枪排适时用6 m-60机枪的猛烈火力堵住了缺口,8门81毫米迫击炮疯狂开火,全力支援整个营。

美国m-60机枪

为了营救被围困的第二排,摩尔集中兵力,对北越军前线发起反击。

20世纪60年代,个人自动武器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发展,美国个人武器的优势早已不复存在。在北越军队的秘密火力攻击下,美军发起的鲁莽冲锋毫无结果,大大削弱了国防力量。这是摩尔在战术指挥上的主要错误。

对美国人来说幸运的是,由于缺乏对北越军队的全面指挥,不同名称的军队相继投入战场,未能集中他们绝对优势的力量。结果,北越军队变成了一场无用的加油战争,失去了一架优秀的战斗机来消灭美军。

有尸体的越南战场

为了摆脱敌人,摩尔为了回应朝鲜战争的经历,施放了白磷炮弹。

当白磷炸弹爆炸时,它会释放出耀眼的白烟云,同时它会喷射出磷片,这些磷片在遇到空气时会自行燃烧。这一不人道的炸弹在心理上震惊了北越士兵,美军震惊地撤回了阵地。

折断的箭!折断的箭!

经过第一天的激烈战斗,北越军队对美国军队的猛烈火力有了第一印象。然而,北越前敌军指挥官阮友安并没有认真对待这支人数不到400人的美国特遣队。当晚,阮友安重新调整了他的进攻计划。他动员了20个野战连队和至少5个连队游击民兵在半夜对美国军队发动全面进攻。

阮友安

越南军队遭到美国军方的强烈电子干扰,并处于失去联系的状态。阮友安计划的进攻不得不推迟到黎明。

与此同时,美国联合司令部增加了对摩尔的火力授权。当晚,美国军方在登陆区的主要防御方向部署了大量战术地雷,包括据说是历史上最坚固的反步兵地雷“大刀”。这种矿含有700个钢球,足以把人炸成蜂窝煤球。

15日6点钟,黎明前,前线美军遇到了正在躲藏的北越军队。大朗谷战役的第二天,激烈的战斗爆发了。

在火箭发射器、迫击炮和重机枪的掩护下,北越军队发起了大规模步兵冲锋。阮友安和他的手下说,只要我们突破远程火力封锁,接近美军阵地,美军的火力优势就不会发挥出来。对北越官兵来说,接近美军是胜利的唯一希望。

北越官兵冲入了布满大刀的雷区,阵地前方一个接一个传来剧烈的爆炸声和刺耳的惨叫声。北越士兵像殉难者一样,以密集队形发起了有无回报的波浪状冲锋。他们出人意料地穿过雷区的几条攻击通道,像旋风一样冲到前面的位置。成千上万的北越野战军和民兵游击队从丛林中出现,伴随着尖锐的号声向缺口袭来。

美国陆军大刀地雷

在这个关键时刻,穆尔中校向联合司令部发出了一个紧急信息:断箭!这是在紧急情况下获得最大火力支援的秘密语言。

人山人海比不上火海。

密语说出后不到10分钟,第一批美国舰载机抵达战场。目前,北越军队几乎要突破美国第三连的阵地。美国士兵在敌人的严密包围圈中奋力求生,而直升机则通过密集的防空火力网起飞和降落,带来弹药、食物和水,带走伤员,让美军独自作战。

北越女民兵操作高射炮

上午8点左右,更多的美国战机抵达战场,投掷了大量凝固汽油弹。爆炸中心被加热到足以熔化钢。可怕的火焰席卷了正在冲锋的北越官兵。

越南军队的灾难还没有结束。美国第一师武装直升机抵达战场。带有外挂火箭的uh-1直升机就像一个空中坦克,到处都是密集的炮火,让北越军队暴露在空旷的地方,处于绝望的境地。此时,战争的发展完全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德朗河谷成为了修罗场。

美国军方没有放弃。下午,来自关岛的18架b-52战略轰炸机战战兢兢地抵达战区。这是b-52自服役以来第一次被用来为美国地面部队提供直接支持。b-52最大有效载荷为27吨,地毯式轰炸了朱邦山和大朗河谷的整个地区,没有留下任何植被。

B-52战略轰炸机

如此密集的轰炸,对储备不超过10吨弹药的北越野战军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此时,阮友安不得不下令将所有部分转移并撤离战区。

晚上,大量携带弹药、食品和药品的美国直升机赶到着陆区,同时运送死者尸体。摩尔上校第二天也被命令撤离。

1965年11月16日黎明,在血淋淋的晨光中,穆尔中校和他的第一营登上了返航直升机。

越南战争中的美国军队

至此,大朗山谷的战斗结束了。

战争期间,美军完全占据了通信、情报、监视和侦察方面的高科技优势。秘密“断箭”一词发布后,美国军方迅速有效地指挥和协调各种服务、武器和战术单位有序地进入战区。北越军队面临的不仅仅是一个营,还有来自四面八方的机动打击部队。当它错过了摩尔在14日晚上冒险攻击带来的战斗机时,就没有获胜的机会了。

毕竟,单靠士兵的勇敢和坚韧是无法弥补军队硬实力的差距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大朗河谷的战争确实类似于朝鲜的战争。